<pre id="adudm"><nav id="adudm"></nav></pre>

<span id="adudm"><output id="adudm"><nav id="adudm"></nav></output></span>
    <span id="adudm"><output id="adudm"></output></span>
    1. <legend id="adudm"></legend>
      <cite id="adudm"></cite>

      1. <legend id="adudm"></legend>

          位置:51電子網 » 企業新聞

          OC5036

          發布時間:2019/8/5 11:26:00 訪問次數:43 發布企業:深圳市海立輝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海立輝科技有限公司供應OCX產品線, 提供技術支持,歡迎咨詢13798465597黃S

          低壓LED驅動系列:OC1002 OC4000 OC4001OC5010OC5011 OC5012 OC5020BOC5021BOC5022BOC5022 OC5028B OC5031OC5036OC5038 OC5120B OC5120 OC5121 OC5122A OC5122 OC5128 OC5136 OC5138 OC5330 OC5331 OC5351 OC5501 OC5620B OC5620 OC5622A OC5628 OC6700B OC6700 OC6701B OC6701 OC6702B OC6702 OC6781 OC7130 OC7131 OC7135 OC7140 OC7141

          電源管理系列:OC5800L OC5801L OC5802L OC5806L OC5808L OC6800 OC6801 OC6811

          高壓LED驅動系列:OC9300D OC9300S OC9302 OC9303 OC9308 OC9320S OC9330S OC9331 OC9500S OC9501 OC9508等更多型號請聯系我們,提供技術支持,歡迎來電咨詢!0755-28183686 13798465597黃S

          OC5036是一款內置 90V 功率 MOS高效率、高精度的開關降壓型大功率 LED恒流驅動芯片。

          OC5036 采用固定關斷時間的峰值電流控制方式,關斷時間可通過外部電容進行調節,工作頻率可根據用戶要求而改變。

          OC5036 通過調節外置的電流采樣電阻,能控制高亮度 LED 燈的驅動電流,使LED 燈亮度達到預期恒定亮度。

          在 DIM 端加 PWM 信號,可以進行LED 燈調光。DIM 端同時支持線性調光。
          OC5036內部還集成了VDD穩壓管以及過溫保護電路等,減少外圍元件并提高系統可靠性。
          OC5036 采用 ESOP8 和 SOT23-6 封裝



          特點:

          ◆內置 90V MOS
          ◆寬輸入電壓范圍:3.1V~80V
          ◆輸出電流范圍:100~800mA
          ◆高效率:可高達 93%
          ◆支持 PWM 調光和線性調光
          ◆最大工作頻率:1MHz
          ◆CS 電壓:250mV
          ◆芯片供電欠壓保護:2.6V
          ◆智能過溫保護
          ◆內置 VDD 穩壓管

          應用:

          ◆自行車、電動車、摩托車燈
          ◆強光手電
          ◆LED 射燈
          ◆大功率 LED 照明
          ◆LED 背光

          升壓恒流:

          OC6701 3.2~100V 大于輸入電壓2V以上即可3A以內

          OC6700 3.2~60V 大于輸入電壓2V以上即可 2A以內

          OC6702 3.2~100V 大于輸入電壓2V以上即可 1A以內

          降壓恒流:

          OC5021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5A以內
          OC5020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2A以內
          OC5022 3.2~60V 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3A以內
          OC5028 3.2~100V 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1.5A以內
          OC5011 5~40V 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5A以內
          OC5010 5~40V 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2A以內

          LED DRIVER DC-DC升降壓恒流

          OC4001 5~100V 3.2~100V 3A

          LED DRIVER DC-DC線性降壓恒流

          OC7135 2.5-7V 低于等于輸入電壓即可固定<400mA

          OC7131 2.5-7V 低于等于輸入電壓即可 可外擴,實際電流決定于MOS管功耗
          OC7130 2.5-30V 低于等于輸入電壓即可 實際電流決定于IC整體耗散功率

          LED DRIVER DC-DC降壓恒流專用IC系列:LED遠近光燈專用芯片

          OC5200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2A以內
          OC5208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1.5A以內

          LED DRIVER DC-DC降壓恒流專用IC系列:多功能LED手電筒專用芯片

          OC5351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5A以內
          OC5331 3.2~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1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5A以內

          DC-DC降壓恒壓

          OC5801 8~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5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 3A以內
          OC5800 8~100V最少低于輸出電壓5V以上就可以正常工作2A以內

          “任何一個人或組織,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使命。集成電路不僅是我的專業和興趣,還代表著一種莊嚴的使命,因為集成電路是一個國家的工業食糧。在IT和移動互聯網時代,它就是互聯網背后的基礎性行業技術。” 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曾這樣闡述自己的“集成電路”使命感。
          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之路的基石,就是一批批有著將使命感融進自己事業中的各個時代的英雄們所鋪就的。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科學研究真正需要的是發展思維、發展遠見和始終如一的發展勇氣。”被尊稱為“中國半導體之母”的謝希德曾這樣說。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謝希德當時正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她是從家人來信中獲知了這一消息。1952年,謝希德獲得博士學位后,有人勸告她不要回到當時生活艱難、科研條件差的中國去。而她毅然回國,任教于復旦大學,并在1956年,和北京大學的黃昆教授共同主持,開辦了中國第一個半導體專門化培訓班。 并于1958年創辦了上海技術物理研究所,擔任副所長。她為中國的半導體,乃至未來的集成電路事業培養了一大批人才。
          “我非常欽佩他們,因為他們當時的工作、科研條件是很艱苦的。” 多年以后,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這樣評價中國半導體領域的先驅們,“他們都是很優秀的科學家,為中國半導體科研工作做了大量的貢獻。”
          半導體的產業化,在新中國成立后不久也展開了。
          北京電子管廠(代號國營774廠), 于1956年10月15日開工,總投資1億元,設計年產1220萬只電子管,曾是60年代亞洲最大的電子管廠,該廠后來演化成京東方公司。
          創業維艱,鎳是當時電子管的主要結構材料,占全部用料的70%,而在當時,中國連鎳礦都還沒有找到,就更不用說制造鎳材了,而當時進口一頓鎳材需要拿三、四噸對蝦,或200多噸小麥做交換。就這樣,后來還拿不到,因為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對中國實行封鎖,而蘇聯又停止給該廠供貨。該廠的第一任廠長周鳳鳴就帶領團隊,研發出了自己的替代材料。
          “歷史往往會驚人的重現,只不過第一次是正史,第二次是鬧劇。” 哲學家黑格爾曾這樣說。美國當年對新中國的技術封鎖,和今天其圍繞著芯片產品所發出的“噪音”,這兩件事放在一起,用來解讀先哲的話就很有韻味。
          1956年,中國發布了《1956-1967 科技發展遠景規劃》,半導體產業成為了國家在生產與國防方面要加緊發展的領域。
          而與此同時,在世界范圍內,半導體乃至后來的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在許多國家也都進入國家戰略級的發展規劃中。
          “是冷戰幫助IBM成為計算機產業的國王。”IBM總裁小托馬斯·沃森曾這樣說。準確地講,是冷戰背景下,美國軍方的“旋風計劃”給了IBM全面騰飛的機會。
          冷戰開始后,美國空防系統擔憂蘇聯遠程轟炸機突防,因此希望建立一套覆蓋全美的防空網,這要用上當時最新的雷達和計算機技術。“旋風計劃”于是被擺在一個很重要的位置上。
          孫子曾曰:“兵者,國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在這種背景下,數十億美元被投向了該計劃。大量的項目、資金向IBM傾斜,高峰時,IBM有七千到八千人為這個工程而工作。旋風計劃集中了當時整個美國的技術人才所研發的計算機技術,而在委托生產時,美國軍方將這些技術逐步地轉移給了IBM。IBM在處理器、密集儲存器件和實時系統上迅速處于領先地位,不久,它又就將這些新技術應用于民用領域,促進了美國經濟的發展。
          上面是用IBM公司來示例,而宏觀情況呢,埃弗雷特·M·羅杰斯、朱迪斯·K·拉森所著的《硅谷熱》這樣寫道:“在硅谷發展的初期,軍事訂貨也起了一定的作用。洛克希德公司在1956年遷到北加利福尼亞來,這是個至關重要的因素,而且美國國防部采購的半導體器件,占了當時美國半導體器件生產總值的大約40%。

          芯片,這個詞的分量今天在中國差不多家喻戶曉。
          很多人沒有意識到的是,這個凝結了人類最高智慧與工藝的產業,其實是一個非常漫長的產業鏈。一枚指甲蓋大小的硅晶體集合,背后可能涉及大部分人一生也去不到的國家數量。
          而在這個產業的最上游,有一虛一實兩個起點。虛擬起點是以芯片設計為代表的IP產業,實體起點則是半導體所用加工原材料。半導體產業的原材料種類繁多,難以計數,主要則分為硅晶圓、光刻膠、模版、特種氣體四種。
          在上世紀80到90年代,半導體產業飛奔的歲月里,日本也曾一度發展出從原材料到封裝加工,再到終端產品制造的完整產業鏈。這一點也成為日美貿易戰的關鍵導火索。當年美國使用國家力量打壓東芝,雖然表面文章是說東芝違規向蘇聯出售機床,但業界普遍認為東芝的半導體產業鏈直接沖擊美國本土市場,是激化矛盾的根本原因——這樣看來,也真是太陽底下無新事。
          在美國政府直接下場肉搏,扶植韓國、中國臺灣地區擠兌日本企業,這些國家間貿易戰因素之外,日本半導體產業,尤其是東芝、日立等巨頭,也先后在PC崛起、顯示器迭代等問題上犯下了一系列戰略錯誤,導致日本半導體產業沒有跟上時代,不斷喪失中下游市場。
          或許也可以說,快速升級迭代,利潤率為王的全球半導體增量需求期,讓一直以來習慣工匠精神,務求盡善盡美的日本企業很不適應。
          強大的敵人,不合時宜的自己,以及一系列的坑,最終構成了那個普遍認知:日本半導體產業失敗了,失落的平成三十年開始了。
          然而必須要注意的是,日本半導體的所謂“失敗”,并不是說海島上所有半導體企業關門大吉。事實上,即使經歷了種種問題,日本半導體企業破產概率依舊非常低,甚至一直源源不斷有企業跨行加入半導體產業。
          提著武士刀跟美國硬剛正面的日本半導體雖然摔了個結實,但是務實的日本人也沒有選擇爬起來再戰,而是積極調整了自己的角色,比如說在相機市場謀求生路,比如說干脆轉移到產業鏈的更上游,變身成躲在幕后的忍者——經常被評價為死腦筋的日本企業,有一種倔強是值得敬佩的。他們總是生存優先,然后再考慮其他的。
          時至如今,日本是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原料出口國,甚至是大量半導體原材料的唯一供應商。比如說這次跟韓國沖突中,被禁止出口的高純度氟化氫,就是DRAM生產中的關鍵原料,日本占據其全球70%以上的市場份額。
          讓日本從這場“半導體戰略轉移”中活下來的秘訣有很多。比如產業上游的原材料市場競爭并不激烈,甚至很多是美國企業不喜歡干的低利潤產業,可以獲得穩定的出口訂單。又比如日本企業精益求精的品控能力,恰好適應于原材料這種萬萬不敢出錯的產業流程,并且這個市場若干年也不會迭代,適合日本企業慢慢發揮工匠精神

          相關新聞

          相關型號



          日日夜夜鲁